首頁 > 美文同人 > 陸少的暖婚新妻 > 第1810章 第一聲“媽媽”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810章 第一聲“媽媽”



    “媽媽!”

    隨著念念清脆的一聲,整條走廊驟然陷入安靜。

    念念和諾諾差不多大,諾諾早就開始叫媽媽了,念念卻一直沒有動靜。

    但也沒有人過多地關注這件事。

    許佑寧還在沉睡,念念學會了叫媽媽,也得不到回應。

    但是,他們還是會告訴念念,許佑寧是她媽媽。

    就算叫媽媽沒有回應,就算沒有媽媽的關心呵護,他們也要讓念念知道,他跟哥哥姐姐們有一樣有媽媽。

    沒有人想到,念念會在這個時候叫媽媽。

    穆司爵和周姨都愣住了。

    蘇簡安抱著念念,也是愣的,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指著許佑寧問:“念念,這是誰?”

    念念自己握著自己的手,萌萌的說:“媽媽~”

    苦苦壓抑著的激動驀然在心底激蕩開,蘇簡安給了念念一個贊賞的笑容:“念念真棒!”

    念念仿佛知道蘇簡安在夸自己,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看起來更加討人喜歡了。

    聽著小家伙叫了兩遍媽媽,周姨終于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高興得幾乎要落下眼淚,自言自語道:“念念會叫媽媽了。”

    蘇簡安笑了笑,目光里有欣喜,也有欣慰,重復了一遍周姨的話:“沒錯,念念會叫媽媽了。”

    穆司爵持續愣怔,直到聽見蘇簡安的話,終于反應過來——

    他走到蘇簡安面前,看著念念,唇角的弧度一點一點變得柔軟。

    蘇簡安想試試念念會不會叫爸爸,指著穆司爵問:“念念,這是誰?”

    穆司爵說不期待是假的。

    但是,念念似乎不想一次性給足他們驚喜,沒有回答蘇簡安的問題,只是笑著朝穆司爵伸出手,要穆司爵抱。

    穆司爵倒也沒有太失望。

    今天能聽見念念叫媽媽,他已經很滿足了。

    至于小家伙什么時候才會叫“爸爸”,他很期待,但是他不著急。

    穆司爵抱過小家伙,說:“我們送媽媽回房間。”

    小家伙沒有說話,乖乖依偎在穆司爵懷里,看起來簡直沒有孩子比他更聽話。

    宋季青跟葉落一起把許佑寧送回房間,護士隨后給許佑寧掛上點滴。

    許佑寧只是臉色有些蒼白,看起來就像一個身體不舒服的人正在休息,只要休息好了,她就會醒過來,像往常那樣跟他們有說有笑。

    以前,蘇簡安不確定有沒有這么一天。

    但是現在,他們都可以確定,這一天遲早會到來。

    少則幾個月,多則幾年。

    幾年內,許佑寧一定會好起來。

    蘇簡安跟穆司爵和周姨說了聲,離開醫院。

    她的心情已經跟來時完全不一樣了。

    來的時候,她的大腦一片空白,完全忘了是怎么上車到達醫院的,一路上也只有擔憂和害怕。

    害怕許佑寧出事;害怕他們才剛收到一個好消息,就要接受一個壞消息;害怕念念還沒學會叫媽媽,就再也不能叫媽媽了。

    現在,一切都只是有驚無險,她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

    走出住院樓的時候,蘇簡安的唇角都是帶著笑意的,忍不住感慨:春天果然是希望的季節!

    錢叔也很擔心許佑寧的情況,停好車就在住院樓樓下等著。

    看見蘇簡安出來,錢叔忙忙跑上去問:“太太,許小姐情況怎么樣?有沒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

    蘇簡安笑了笑,搖搖頭,示意沒有。

    錢叔一看蘇簡安的笑容就放心了,試探性的問:“許小姐醒了?”

    “還沒。”蘇簡安笑得燦爛而又飽含希望,“不過,季青說,很快了。”

    “很快了嗎?”錢叔激動的摸了摸頭,說,“太好了,這太好了!穆先生和周姨一定很高興!”

    是啊。

    重點是穆司爵,此時此刻,他內心的喜悅一定是無比巨大的。

    蘇簡安回頭看了看住院樓,想象了一下穆司爵高興的樣子,笑了笑,讓錢叔送她回公司。

    蘇簡安離開后,念念在套房突然呆不住了,鬧著要出去,周姨只好帶著他帶著下樓。

    套房里,只剩下穆司爵和許佑寧,還有暫時沒有離開的宋季青和葉落。

    穆司爵的目光膠著在許佑寧身上,就好像把宋季青和葉落當成了空氣一樣,沒有看宋季青和葉落一眼。

    葉落完全可以理解穆司爵此刻的心情,她也不是那么不識趣的人,拉著宋季青悄悄走了。

    走出病房的那一刻,宋季青明顯松了口氣,笑了笑,說:“算了,下次再聽司爵說也不遲。”

    葉落疑惑的看著宋季青:“你要聽穆老大說什么?”

    宋季青神神秘秘的說:“聽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葉落懶得理宋季青了,挽著他一蹦一跳的往辦公室走。

    宋季青拍了拍葉落的腦袋:“這位同學,注意一下穩重,你是一個醫生。”

    “醫生也是人,也有喜怒哀樂啊。”葉落不管不顧繼續蹦蹦跳跳,“我高興蹦就蹦!”

    “……蹦吧。”宋季青無奈的笑了笑,語氣里里透出無限的寵溺,“反正沒人敢拿你怎么樣。”

    宋季青也可以理解葉落現在的心情。

    許佑寧可以醒來,他們都很高興。

    至于穆司爵……他應該比他們所有人都要更加高興吧?

    ……

    套房內。

    偌大的套房,終于只剩下穆司爵和許佑寧。

    穆司爵坐在床邊,抓著許佑寧蒼白細瘦的手,目光都比往日清明了不少。

    生活中最重的一道陰霾,已然散去。

    接下來,他需要做的,只有保護和等待了。

    “佑寧,”穆司爵的聲音低低的,飽含深情,“不管你需要多長時間,我都等。”

    沒錯,現在許佑寧需要的,只是時間。

    宋季青說得很清楚,許佑寧的身體機能正在恢復,只有恢復到最健康的狀態,她才能醒來,醒來之后才好好好生活。

    恢復需要時間,至于這個時間有多長,全看許佑寧的狀態和身體狀況。

    值得強調的是,最遲幾年內,許佑寧就可以完全恢復。

    所以,許佑寧到底是會在幾個月內醒來,還是需要幾年才能醒來,宋季青也說不準。

    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守著許佑寧,等她醒來。

    宋季青還特意告訴穆司爵,今天開始,許佑寧能聽見他們說話的機會將大大增加,可以時不時就讓念念過來叫許佑寧一聲媽媽。

    許佑寧進入手術室之前,最放心不下的人,除了穆司爵,應該就是念念了。

    如果聽見念念都會叫媽媽了,她醒來的欲|望一定會更加強烈。

    “佑寧,念念剛才叫媽媽了。”穆司爵把許佑寧的手握得更緊了幾分,“你聽見了嗎?”

    “……”

    許佑寧一如往常,沒有回答。

    奇怪的是,這一次,穆司爵沒有一絲一毫失落的感覺。

    或許是因為,這一次,他確定,總有一天,許佑寧會回應他。

    “你應該沒有聽見。”穆司爵自問自答,“你剛做完手術,應該在休息,聽不見念念叫你。不要緊,你總會聽見的。”

    最后一句,穆司爵不僅是在安慰許佑寧,也是在安慰自己。

    許佑寧總會醒來的,總會親耳聽見念念叫她媽媽。

    而他,會一直陪在她身邊。

    過了一會,周姨抱著念念回來了,一起回來的還有阿光。

    念念去樓下溜達了一圈,終于滿足了,一看見穆司爵,又伸著手要穆司爵抱。

    穆司爵剛抱過小家伙,阿光就說:“七哥,念念可能要交給周姨。臨時有點事,我們要走了。”

    穆司爵“嗯”了聲,也不問什么事,逗了逗懷里的小家伙,說:“爸爸要走了。”

    念念聽這句話已經聽了太多次,早就可以理解了,下意識地抱緊穆司爵,明顯不想讓穆司爵走。

    穆司爵笑了笑,哄著小家伙:“爸爸有事。你跟奶奶回家找哥哥姐姐玩。”

    聽見哥哥姐姐,念念才松開穆司爵,轉頭去找周姨。

    周姨看著小家伙可愛的樣子就忍不住笑出來,把小家伙抱過來,示意小家伙:“念念乖,跟爸爸說再見。”

    小家伙還不會說再見,但是小手擺得有模有樣。

    陸薄言摸了摸小家伙的頭,跟小家伙說了聲再見,帶著阿光走了。

    一離開套房,穆司爵的神色就恢復了一貫的冷峻,仿佛剛從地獄走出來的使者,渾身散發著凌厲駭人的氣息,連聲音都冷了幾分,問:“什么事?”

    阿光一邊跟上穆司爵的腳步,一邊說:“高寒打電話讓你去一趟警察局。”

    穆司爵蹙了蹙眉:“只是叫我?”

    阿光點點頭:“他說你比較適合,陸先生他們沒必要去。”

    穆司爵的眉頭蹙得更深了:“高寒有沒有說什么事?”

    “沒有。”阿光有些無奈,“我問過,高寒不說。”

    “……”穆司爵若有所思的“嗯”了聲,走出電梯,朝住院樓后門走去。

    他的車子停在住院樓后門。

    穆司爵直接坐上后座,阿光開車,兩人朝著警察局直奔而去。

    車子開出去不到十五分鐘,阿光就發現端倪,不斷通過后視鏡確認,最后說:“七哥,有情況——有人在跟蹤我們。”

    穆司爵在看郵件,頭也不抬的“嗯”了聲,淡淡的說:“發現了。”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英超实时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