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飛越三十年 > 第664章 微痛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664章 微痛



    “叮叮咚咚~”

    一串脆響后,老虎機的大屏幕上跳出三種不同的水果,蘋果香蕉和大梨......

    小林荒淡淡瞄了一眼大門入口區,又簡單環顧了下四周,從邊上的籌碼盒里摸出一個片子,輕巧地塞到機器的入幣口里,從容得像是施舍乞丐。

    老虎機贏錢的概率是可以設定的,出廠時就設得很小,還可以根據賭場的要求進行調整,這玩意很來錢,一臺機子在這里每天能給賭場賺上千塊,花的只有電費。

    曰本那邊到處都是相似的柏青哥機,都是社團控制的,不過因為政府規定不能直接給錢,而是獎勵東西,所以淡化了賭博的成分,但其實也沒太大區別。

    多少籌碼早晚也得給吃完,等了一會,他拉動拉桿。

    屏幕上飛快跳動,他的注意力卻不在上面。

    志村是受他商社委派來勾引那小子的,另外那些氣味相似的人又都是哪家的?

    能湊到一起絕對不是什么緣分,倒像是個陰謀!

    “叮叮叮咚咚~”音樂聲響起。

    “橋多麻袋?”小林荒很是意外,居然中了個小獎,吐幣口里拉出幾十個小片子,他彎下腰看了看,抬手招了兩下。

    一個服務生堆著笑走過來:“先生,有什么吩咐?”

    “有什么吃的?”

    “濠**扒包很有名的,還有豬排包,蛋撻都是二十元一份,可以送一瓶可樂或是桔子水。”

    “給我來一份豬扒包,再來一瓶可樂。”小林荒指了指出幣口的那些籌碼,“多的是小費。”

    …...

    “黑桃a說話。”六叔淡淡攤了下手,看向左側。

    那男子丟出一枚鑲金籌碼,這代表一萬。

    在賭場的強勢要求下,這些玩百家樂的賭客被改到了梭哈桌,居然也沒人強烈反對。似乎大家都心知肚明,面對十個賭桌高手,沒有哪個賭場會傻得跟他們對賭。

    自己玩是必須的!

    “跟!”

    “跟!”

    “再大一萬!”說這話的男人丟出兩個籌碼。

    “不跟!”

    有跟的,有不跟的,但桌子中間的籌碼已經過了十萬。

    六叔接著給那些跟的人發牌,這一圈又是暗牌。

    賭客各種姿勢拿牌看牌,六叔面無表情打量著這一個個,鬼才知道為什么有這些人,但這不要緊,賭場是抽水的,每一局抽百分之五,因為這桌比較特別,臨時調低水率改成百分之四,后來又協調到百分之二。

    百分之二也不少了,一局若是有五十萬輸贏,那就是一萬塊,也不過五分鐘。

    賭桌十米之內,沒有閑人。

    小林荒深深吸了口氣:志村那家伙,可別只是裝得厲害!

    他摸了下口袋,其實社長還另外給了他一百萬美元的支票,希望不要用到這個。

    “先生,您的豬扒包來了,還有可樂。”

    …...

    “豬扒包豬排包便宜賣啦!”

    “老板,來碗竹升面。”

    往常司警總部邊上人就不少,今天更是多得嚇人,不少小販都推著小車來到了這附近的路邊做起了買賣。

    “豬扒包豬排包便宜賣啦!”

    “拿一盒蛋撻。”

    “先生,豬扒包豬排包便宜賣啦!”

    “不要!”

    除了帶肉的,大部分小販們的生意還是不錯的。

    “老細,明天不要賣肉包了,要賣素包!”有人笑著勸道。

    “今天下午肉鋪的肉都賣不太動了。正好帶回去自己吃。”又有人說。

    “亂講話!”攤車老板虎著臉罵了聲,又轉向邊上,一個抱著包的少年正啃著魚干看著自己。

    “阿弟,要不要豬排包?”老板堆起笑臉,“看你這么帥,一定喜歡吃豬排包!”

    “多少錢?”

    “五塊一個......不貴的啦!”

    “不要。”

    “阿弟,來我這里吃竹升面吧!啃咸魚嘴巴會干的!”

    …...

    陳歷之整理著表情來到大廳,沒急著出去,站在那里仔細觀望。

    大門之外,天色微暗,路燈已經亮起。是不是記者一目了然,掛著相機的基本都是,除了這些記者,還有更多的閑人在圍觀。

    看著這人頭涌涌的壯觀場面,陳歷之心生無窮感嘆:今天的風兒有些...喧囂......

    “出來了!”

    “那個是誰?”

    “唔知......”

    陳歷之目光一掃,街邊還停著幾輛熟悉的車子,還有幾個熟悉的人影。

    林明安排了一些人在這邊,或是保護,或是觀望。

    陳歷之活動了下脖子,大步走到人群前,在燈下高舉授權書和律師證:“各位,鄙人陳歷之,現在是黃志恒先生的指定律師,各位有什么問題可以問我。”

    閃光燈閃成一片。

    人群爆炸式地噴出一片問題:

    “喂,陳律師,你為什么要為黃志恒辯護?你是不是認得他?”

    “他有沒有殺害鄭林一家?”

    “黃志恒現在是什么情況?”

    陳歷之抬手擋著眼,手中授權書揮動。人群之外有幾人立刻擠進來幫著他騰出一片空地。

    “黃志恒先生指定我為他的辯護律師,我與他并不認識。”陳歷之呼了口氣,表情鎮定無比。

    “他有沒有殺人?”

    “他沒有。”

    “那他為什么承認?”

    “那不是證據,理論上說可以讓任何一個人承認他沒犯下的罪,但法律是講證據的。”

    “不是有錄音?”

    “他還沒有經過審訊,哪來的錄音。”

    “還沒有審訊?”

    “對,律師未到場前,他沒有接受審訊。”陳歷之揚著頭挑著自己想說的話開口。

    “錄音是怎么回事?”

    “我已經說過了,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他被綁架然后非法拘禁,非法用刑,這樣出來的任何口供都無法在法律上當證據!”陳歷之頓了一下,他好像感覺自己肚子被好像被什么針扎了一下,然后從從痛到里,又從里痛到更里頭。

    “你是說大陸公安找人替罪嗎?”

    “我沒有這么說,這是你們的理解,這些事你們可以去采訪那個抓人的。”陳歷之摸了下肚皮,確實很不舒服,但可以忍,也許是下午茶喝多了老胃病犯了。

    十多米外,林明坐在車里,手邊按著一把槍。

    車窗開著,略帶咸濕的風不斷吹進來,夾帶著那些清熱解毒的問題,像夜晚蚊子發出的嗡嗡聲。

    不少人成群結隊地從車邊經過,興致勃勃地去那邊看熱鬧,大概是附近吃過飯的居民,濠江實在是太小了,幾個消息放出去,可能全城的人都往這邊趕。

    也有早到的看過了熱鬧開始離開,回家吃飯。

    人群來來去去,林明頗為警惕,目光游移,從一人跳到另一人,又到另一個。

    啪!

    “蚊子好多!”林明一巴掌拍在自己脖子上。

    抬手看了看,掌心有血,卻不見蚊子的尸體。

    啪!

    司機也是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脖頸處,也有一點血,他扭了下脖子,感覺胸口很不舒服,像是里頭多了個什么東西。

    那邊陳歷之還在大聲地回答著記者的提問,說到一半時,已經成了他的發布會。

    咳!

    陳歷之覺得嗓子有些發甜,伸手擦了下嘴:“不好意思各位,今天先到這里,請讓一下!”

    在幾個人的護送下,陳歷之擠上一輛車子。

    “走!”

    車子開動。

    陳歷之呼了口氣,覺得嘴角邊上似乎有點腥氣,伸手一抹,放到眼前看了下,似乎是血的味道。

    此時才發覺肚子里頭像是針扎一般。

    陳歷之冷汗都痛出來了:“去...醫院!”

    …...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英超实时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