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昆侖俠 > 第八十二章 昆侖面館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八十二章 昆侖面館



    劉昆侖覺得有些好笑,人都要死了,還在乎什么罰款,他回頭看去,是一個年輕的武警戰士,系著外腰帶配著手電和警棍,應該是處于執勤狀態,淮江大橋上是有武警值守的,應該是哨兵看到自己不對勁了,離崗過來制止。

    “同志,這里不許跳水的。”年輕的士兵也許是給自殺者一個臺階下,也許是不擅長勸解安慰,他再次警告,但聲音溫和,看他年紀,和自己差不多,劉昆侖不忍心在一個陌生人面前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那樣會讓別人不舒坦,他笑了笑,說我就是想看看江水。

    “大晚上的,回家吧,別讓家里擔心。”武警握住輪椅的把手,將劉昆侖推離圍欄,向橋頭推去,一邊走一邊和他嘮嗑,分散他的注意力。

    “我看你挺眼熟的,好像在哪里見過。”小戰士說。

    “不可能,咱倆不認識。”劉昆侖答道。

    “那可能是認錯人了,有個人和你長得可像了,他騎一輛紅色的摩托,經常從橋上過,每次路過都會向守橋的戰友敬禮,我們中隊的好幾個人都見過他,等你的腿好了,也弄輛摩托騎著,我看你也行。”

    劉昆侖苦笑,這個小戰士果然不會勸人,但善意他領了。

    小戰士繼續瞎扯,他說到自己在新兵連受訓的時候累的想死,班長說的一句話記憶猶新。

    “班長說,你死的不怕,還怕活著么,再苦再累,熬一熬也就過去了,只要人在希望永遠都在。”

    來到橋頭,他坐在輪椅上向小戰士敬禮:“你是個好人。”

    武警士兵立正回禮:“再見。”

    一艘燈火璀璨的夜航船從橋下駛過,汽笛長鳴,新的一年再過一周就要來臨了。

    ……

    元旦的時候,劉昆侖癱瘓的事情再也瞞不住了,劉金山執意要來城里,四姐和弟弟商量過之后,決定告訴家里。

    父母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看到活蹦亂跳的兒子成了殘疾人,還是有些難以接受,母親哭了一陣子,劉金山不停的抽煙,但是他們遠比兒子想象的要堅強的多,也許是殘酷的事情經歷過太多吧,很快就接受了現實,開始商量怎么給兒子找個事兒干,娶個媳婦,怎么也得傳宗接代吧。

    “實在不行,買一個差不多的。”劉金山說,他的意思是魚找魚蝦找蝦,兒子殘疾了,就找一個殘疾的女人對付著過,只要能生孩子就行。

    這當然是劉昆侖不能接受的,他既然不是老劉家的人,又何必承擔傳宗接代的任務,像個牲口一樣生孩子,讓自己的孩子過一輩子屈辱的生活。

    臨走的時候劉金山說:“過年就別回來了,我們進城來過,省的讓老崔家看笑話。”

    父母走了,留下三千塊錢,劉昆侖繼續喝酒,坐在陽臺上看遠處天橋上的綠皮火車一趟趟的經過,拎著五斤裝的塑料桶喝酒,不用下酒菜,伴酒的只有一盒煙。

    酒入愁腸愁更愁,劉昆侖是驕傲的人,他不想依附別人生活,所以金天鵝是不能再去,施舍的錢沒臉再拿,摩托車店也不能再開了,他無法面對那些造型兇猛華麗的重型機車,更無法面對四肢健全生龍活虎的騎手們,他計劃把剩下的兩輛摩托打包用物流發回了北京,店面轉讓,這一年多賺了些錢,但是花銷也大,平日里大手大腳,請客喝酒,入不敷出,身上幾乎沒有太多余錢。

    鑰匙開門的聲音傳來,是春韭,她也有房間鑰匙,四姐上班忙,沒時間做飯,春韭每天都送飯過來,她變著花樣的做各種菜肴讓劉昆侖吃,四個菜用盤子擺著,春韭坐在對面招呼他:“吃吧,這個牛肉是我鹵的,你嘗嘗。”

    “春韭,我活的難受。”劉昆侖說,在別人面前他總是帶著面具和盔甲,做出堅強的樣子,唯有對春韭才敢敞開內心,春韭善良聰慧,是除了四姐之外最值得信賴的人。

    “昆侖哥,你得爬起來,你還有一雙手,干啥都行,你要是不嫌棄,就和我一塊兒開面館吧,也省得我來回跑。”春韭說出這番話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她熱情洋溢的大眼睛直勾勾瞪著劉昆侖,和以前的膽怯自卑截然不同。

    或許是春韭覺得只有一個殘疾的劉昆侖才和自己登對吧,劉昆侖想了想,說一聲好,對他來說,也只有和春韭在一起不會自卑。

    當劉昆侖來到面鋪的時候才發現春韭早就做好了準備,案板、爐灶的高度正適合坐著輪椅操作,這個小店主營的面食,需要和面、扯面,沒有兩膀子力氣還真不行,劉昆侖很快就上手了,他把注意力全都投放在做面上,技藝突飛猛進,春韭被解放出來,就能干更多的事情了。

    有劉昆侖親自坐鎮,面鋪的生意更好了,小本經營談不上日進斗金,但是每天都有穩定的進項,會給人帶來些許的滿足感,如果日子這樣一天天的過下去倒也不賴,劉昆侖這樣想。

    “咱這家小店也該有個名字了,就叫昆侖面館吧。”在一個下雪天,苗春韭這樣提議。

    “不好,應該叫春韭面館。”劉昆侖說。

    “春韭多難聽,不大氣,再說你是老板,應該以你的名字命名。”春韭提出反對意見,劉昆侖一怔,“春韭你才是老板啊,我是打工的。”

    “不,你是老板,我……我不是。”春韭臉一紅,大概是想說自己是老板娘,最終還是沒好意思說出口。

    “有人嗎?”門外傳來普通話的女聲,春韭面色一沉,上前掀起棉布門簾,只見一個高個子女生站在門口,腳上的ugg雪地靴沾滿污泥,頭上是可愛的絨線帽還支棱著兩支兔耳朵。

    “你找誰?”春韭警惕萬分。

    “請問,劉昆侖在這兒么?”來人探頭探腦,劉昆侖聞聲回頭,說海櫻你怎么來了。

    “打你手機關機,我費了老大勁才找到這兒。”林海櫻看到劉昆侖坐在輪椅上的樣子,眼淚忍不住流下來,但依然強作笑顏,看了看春韭,“這是弟妹吧?”

    春韭眉開眼笑:“喝水吧,我給你倒茶。”

    劉昆侖說:“春韭,這是……我姐姐,海櫻,這是苗春韭,我老板。”

    “你好,別忙乎了,都是自己人。”林海櫻很擅長入鄉隨俗,改成近江話聊天,她委婉的告訴春韭,自己是和劉昆侖有血緣關系的親屬,雖然搞不懂咋回事,但春韭還是挺開心,因為林海櫻說要帶劉昆侖去北京看病。

    “我媽媽就是醫生,回頭我讓她幫忙聯系醫院和專家。”林海櫻說,“你也是,早不告訴我。”

    “不用了,該請的專家都請過了,確診了,我也認命了。”劉昆侖說。

    林海櫻無言以對,坐了一會兒,天黑了,開始上人營業了,林海櫻告辭說明天再來。

    忙完了一波,苗春韭問劉昆侖,林海櫻到底是哪門子的姐姐。

    “一句半句說不清楚。”劉昆侖一句話就打發了春韭。

    這個春節是老劉家的小團圓,春韭這個苦命人也來一起過,劉金山兩口子對這個準兒媳滿意的不得了,人家春韭可是健全人,模樣周正還勤快,哪兒都配得上劉昆侖,而且身體好,能生養,老劉家不愁沒有后代了。

    春節期間,民工放假,昆侖面館只能歇業,陸剛聽說劉昆侖在這兒,特批在圍墻外側開了個門面,又托人辦了營業執照,從此昆侖面館就可以面向社會營業了。

    劉昆侖慢慢適應了這種生活,面館的生意越來越好,他每天要和幾百斤面粉,他下肢不能動,所有的事情都要雙臂完成,上身肌肉越來越發達,閑暇沒事的時候,他就坐在輪椅上看電視,有一次看到港片《賭神》里周潤發用撲克牌當飛刀,給了他啟發,也找了一副牌天天練。

    春去夏來,金天鵝大廈已經初具雛形,開始外粉工作,內部裝修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建筑工地的外墻開始拆除,昆侖面館面臨搬遷,劉昆侖心煩意亂,一群蒼蠅嗡嗡的更是擾他心神,手旁正好有一盒大號鋼釘,他信手拈起一枚,破空之聲響起。

    當春韭從外面回來的時候,發現墻上、天花板上扎的全是釘子,她疑惑不已,仔細查看,發現每一枚釘子前面都釘死一只蒼蠅。

    “昆侖哥,你是武林高手啊。”春韭驚呼道。

    劉昆侖笑了,他很久都沒有笑過了。

    “門面找好了,在長途汽車站外墻,有家店想盤出去,我就接了,什么都好,就是面積太小,擺不了幾張桌子。”春韭說到正事,憂心忡忡,“還有,就是轉讓費挺高的,咱們拿不出這么多”。

    “回頭我問問四姐,看她能拿出多少。”劉昆侖說,他不想有事就找陸剛,困難還是先從最親近的人處解決。

    四姐接到劉昆侖的電話,說自己會想辦法,她很頭疼,因為她和母親剛帶著劉金山來市里檢查身體,劉金山喝酒太多,喝的胃出血,本來是治療胃病的,沒想到卻查出了肝病,報告單上說,已經是肝癌中期。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英超实时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