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汉魂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笑红尘
选择?#23576;?#39068;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一十八章 笑红尘



    众人眼中,文无忌、宋秦歌已经是大贤、圣人,拯救万千民众与水火当?#23567;?br />
    至于灾荒中死亡的饥民,风四娘等人没有多少的心理负担,人力有穷时,太平年景都会死人,何况是如今内忧外患的期间。

    所以众?#35828;?#20877;一次相聚并没有因为粮队被袭击或者灾民死亡而影响到情绪。

    更没有因为努鲁儿虎山可能面对的恶战和眼下大乘教而忧心忡忡。

    刀锋入骨便去战,不就是你死?#19968;睢?br />
    先是风四娘、邱青桐等人汇报里里外外的工作,随后风四娘便火辣辣的喊着要找莫胭、蓝燕子喝酒。

    风四娘海量,能比及的只有莫胭,唯一不同的是风四娘越喝越媚,莫胭则是越喝越高冷。

    这是莫不问的私下评价,风四娘知道后颇为不服。

    三?#35828;?#20013;单论相?#19981;?#26159;当属蓝燕子第一,但酒量最末,加入秦园之前蓝燕?#21491;?#26159;独行大道,不过和风四娘、莫研比较,阅历就要浅薄很多,终其结果每次首先醉酒的都是蓝燕子。

    星垂平野阔,篝火明亮,席地而坐除了风四娘之外还加入了邱青桐和随同文无忌进福王府的常书阾等人。

    同为大乘教圣女的常书阾目睹了文无忌的整个计划经过并参与每一个环节,口才极佳,烧刀子酒助兴,娓娓道来,火堆旁不时传出银铃般的笑声。

    “燕子,来一曲助兴”

    风四娘喝酒和莫胭一样,绝不一口一口的抿酒,豪饮,任由烧刀子的劲道在腹中?#24524;鍘?br />
    “蓝妮子,来一曲”和风四娘拼酒,仰头,颈部张扬出一道惊心动魄的弧线,烧酒入喉,微有醺意的莫胭开口。

    “这风情,也是没得谁了!”风四娘小声嘀咕。

    有宋秦歌的熏陶,蓝燕子能文能武。

    “好呀,秦歌教过一个曲儿,便唱给诸位姐姐助兴”

    火光熊熊,不时?#34892;?#28779;弹射出来。

    六名风情各异的女?#28216;?#22352;在一起,清亮的歌声在火光中飘摇而起。

    …………

    愿那风是我,愿那月是我;

    柳底飞花是我;

    对酒当歌,做个洒脱的我;

    不理世界说我是何;

    只要做个真我,在笑声里渡过;

    懒管它功或过;

    对酒当歌,莫记一切因果;

    风里雨里也快活赏心的过;

    重做个真的我,回问那假的我,

    半生为何?

    眠后醉、醉后眠,

    眠后再醉又眠,岂求什么

    …………

    累珠妙曲,歌声惊起了梁尘,莫胭合?#37027;么?#30528;胭脂刀刀鞘,火光中众人或顾盼生辉、或鬓若刀裁、或潇洒肆意,且美又仙。

    “君子群而不?#24120;?#23567;?#35828;?#32780;不?#28023;?#32467;党营私,党同而伐异,锦衣卫、东厂、内操军的集中出现说明的就是这个道理。凤阳府巡抚周文卫在内数十人被砍杀,上百的地方大户牵连,这是同信王是没有任何关联,都是魏忠贤、田尔耕、崔?#24066;恪?#35768;显纯等人背后作梗”

    声音在河道旁

    的空地上响起,结伴而行,文无忌沉声说道。

    县城的时候文无忌不仅仅?#31169;?#21040;到诸如武邑县赈灾点的运转,还包括琮记从河间县县城及其曹州发送而来有关凤阳府事变的情报。

    魏忠贤借朱由检赈灾之刀杀人,?#29616;?#38582;转运使陈榆树阳、凤阳县巡抚周文卫被杀,牵连的地方大户?#24739;?#20854;数,名为囤粮截留,实则清扫阻挠?#35828;?#21147;量,进一?#36739;?#24369;支持过东林党的背后世家力量。

    官吏被格?#34987;?#20851;押收监,依附魏忠贤的人员快速上位,实现权利的交替,而因为上百名地方大户的被牵连,琮记商业则见缝插针的进入到凤阳府主要?#38808;小?#30721;头商市,水到渠成的完成了一次资本领域的扩张。

    魏忠贤利用赈灾扩充着自己势力,文无忌、宋秦歌同样在利用赈灾发展壮大着琮记、秦园商业。

    “恐怕信王还?#24187;?#22312;鼓里,魏忠贤不可小觑”陆仟开口。

    文无忌点头:“出身很一般吧,混迹街头,?#19981;?#36172;博、迷恋酒色,但能爬升到如今地步并只手通天,就不是单纯运气的问题。进入宫内,谁不会阿谀奉承,居众人之高的唯有魏忠贤。手段、心机都是有的,崔?#24066;?#36825;些**?#39029;?#22530;,但能力也?#23567;?#21253;括被?#28193;?#30340;凤阳府巡抚周文卫,那个不是中举一步步积累功名上?#24359;?#23601;像崔?#24066;悖?#20013;举的时候或许还心怀理想也是有可能的,但后来却变成祸害,做好事无能为力,做坏事结党成?#28023;?#35828;明什么,环境。”

    “?#32431;?#22235;门寨,有多少人是土匪出身,以前烧杀劫持,但如今却做着杀?#24739;?#36139;,护卫民众,守卫疆土的事情。邱青桐等人呢?大乘教圣女,?#29992;?#25296;骗无不擅长,但?#32431;?#22914;今,武邑县城赈灾点被打理的井井有条,拯救了多少灾民。还是环境和理想?#25293;睿?#22825;地为炉,朝堂是有忠良之辈,精忠报国的将才,但整体环境已经被魏忠贤等人折腾的乌?#38518;?#27668;,而四门寨却可以让人铅华洗尽,但这不意味着四门寨就能够高枕无忧,战场局势如何如今很难定论。能预见的是赈灾之后琮记、秦园将扩充一倍不?#26775;?#25968;百万银两的资金调动,谁能保证不会出现以权谋私的现象,人少的时候能凭借个人威?#30460;?#23450;秩序,壮大时个人威信会产生权利的膨胀,争权夺利也会随之而来,这个时候就需要建立?#20384;?#30340;体制框架去约束。”

    “以军事层面为例,之前的战事是数百?#35828;?#21315;?#35828;?#23545;垒,小范围冲突,将官直接?#23194;?#26041;?#31119;人?#38376;寨发展到数万、十多万规模,双方战事能够汇聚成数十万兵士的鏖战,将官个?#35828;?#19968;念之差会导致调整个战役走向的截然不同,所以要建立一个?#25991;被?#26500;。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冲锋陷阵,有的更擅长谋略层面的部署运筹,将这些人?#22016;?#20837;?#25991;被梗?#32676;策群力,犯错的?#24597;时?#35201;

    小很多。”

    “战术层面,如今的四门寨将官比较女真、朝廷将官是没有差别的,但战略部署层面有没有差距,肯定?#23567;?#21888;喇沁部大营之战所遭遇卓布泰不过是不入流之辈,随同努尔哈赤南征北战的将官有十多年战事积累起来的战场经验,中下层将官同样历经无数次的刺杀,这才是大金真正的精锐和实力所在。没有绝对的天赋秉异,聪明才智都是被战场打磨历练之后才能灼灼生辉,否则就是纸上谈兵。?#25991;?#37096;就要出发挥出这个群策的功能。”

    陆仟面色庄重,丝毫没有认为文无忌言辞有夸大或者保守的成分,自己跟随文无忌已经有一年之久,参与南北两?#36739;?#33945;古大营之战和首里战事,要让自己领军小范围内渗透作战,绝对能执行的精益求精,但要运筹一场大的战役,力所不逮,朝夕相处,也不过是勉强能明白什么是战略运筹。

    “努鲁儿虎山此战不易”陆仟说道。

    文无忌点头:“自古出英雄,年少?#23665;?#30340;数不胜数,但无一不是被血水铸造,霍去病用兵如神,那是因为常年追随在一代名将卫青身侧冲锋陷阵。“撼山易,撼岳家军?#36873;保?#23731;家军刚锐,这也是建立在宋王朝同金国开战,岳飞十年磨一剑的卧薪尝胆当?#23567;?#22235;门寨缺少的就是这种磨砺,此番大战定然血腥,不要指望什么拒敌千里之外,我们会的,女真同样擅长,这是实力加战术、战略的对垒。会死很多人,活下来的,才是四门寨真正的基石,此战也适才会培养出四门寨真正意义能独当一面的将军。等歼灭王贤等人,?#32431;?#21271;上,但愿成子龙、周瑾之、赞章、雪慕拖得住女真大军。”

    两人?#23500;?#38388;有歌声飘扬而来;

    …………

    对酒当歌,做个洒脱的我;

    不理世界说我是何;

    只要做个真我,在笑声里渡过;

    …………

    ?#26159;?#27985;然天成,颇有一种山登绝顶我为峰,宠辱皆忘的豪气,和?#23383;?#21439;时文无忌“目空心空一碗酒,飘飘悠悠不回头”的歌词有异曲同工之妙。

    微愣的时候陆仟看到身侧的文无忌思绪也有点飘忽。

    “蓝燕?#24551;?#23376;倒是同?#32972;?#23528;主所创有同工之妙”

    “是秦歌词”文无忌开口

    “难怪,意境幽远,但整体而言,寨主所做‘侠客?#23567;?#25381;洒豪迈,秦歌姑娘所创作更多是快意人生,叫什么名?”陆仟问。

    想了想,文无忌说道:“笑红尘”

    “贴?#23567;?#38470;仟赞?#23613;?br />
    内心却心道:“一个是‘侠客?#23567;?#19968;个是‘笑红尘’,寨主和秦歌姑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更远的地方,一名身材矮小的男人端着稀粥步履蹒跚。

    棚户区是因为灾民增加而新搭建,蜂拥而来的灾民饥肠辘辘。

    有人?#34013;?#30702;小男人稀粥,男人?#32431;梗?#36930;即被推翻在地面。

    粥泼洒在地面。

    小孩的哭声

    随之响起。

    “一个矮子,一个傻子”有嘲讽的声音传出。

    被推到在地面的男子并没有面露愤慨或者情绪暴怒脱口骂人。

    人本来矮小,面黄肌瘦外加长?#26223;仙?#30340;风霜,这个人看起来就像骨架上?#24187;?#20102;一张皮。

    蹲身,男子开始捡起地面的米粒。

    “看,我说了说?#24213;影傘?#20808;前的说话声?#20013;?#21050;耳响起。

    男子不语,只是重复着拾捡米粒的动作。

    视线中?#33618;?#26612;点亮的光影暗了下来,一个相对于矮小男子而言魁梧的人影也蹲了下来。

    “我帮你捡”

    声音落下的时候又有一个人蹲了下来。

    男子抬头,看见一张轮廓分明剑眉星目的五官。

    (本章完)

    ( = )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英超实时积分榜
广西快乐双彩58期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码 安徽时时彩开奖走势图表 刮刮乐技巧中奖图片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 六和彩特码 河北20选5开奖 白姐救世 福彩黑龙江36选7 河南快赢481竞猜 彩票双色球藏机图121 北单比分直播360山 燕赵风彩20选5走势图 乒乓球教程 91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