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碎星物語 > 二十章 永恒視野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二十章 永恒視野



    溫去病思索道:“未來,并不是一定的,有無數種未來的可能并存,不到那一刻,唯一的未來化為現在,誰也不能確定,所以永恒雖然能透視未來,所有未來的可能全數呈現,反而……什么也看不出來?不會吧?你們難道不能篩選的嗎?就算不能找出最可能的一條,但是連重點顯示也不行?”

    “當然可以,從時光長河中,觀察那些無數未來中都存在,必然發生的重要節點,配合測算,就能把可能性較低的那些都排除掉,但這是很花時間的水磨工夫,而且,哪怕是必然發生的那些未來,也可能因為某些小變化,引發支流或亂流,機內藏機,變外生變,最后那個情境的確是發生了,可意義整個不同了……”

    小白嘆息道:“總之,哪怕是永恒者,都不會太去倚賴這種預見能力,我相信祂們平常都會關閉這種燒腦的視野,否則,這日子簡直就沒法過。”

    “那為何地藏……”

    “地藏之前大愿圓滿的狀況,極為玄妙,我有理由相信,在某些方面這狀態更勝于永恒,才能千百因果歸于一,看到必然發生的那個未來……”小白道:“或許吧,這也只是我的猜測,真相如何,我也不能確知。也說不準祂是能力不夠,所以只能看到一種可能,橫豎你也沒能驗證看到的未來是否都發生不是……”

    謎底解開,溫去病明白之余,更有一種絕頂的荒唐感,所謂永恒者全知全能的偉大,一下就被打破了。

    ……踏破九重天階,邁出最后一步,神能提高,能知一切,但什么都鉅細靡遺看清楚,卻等于什么也看不到,看來……通曉未來這件事,受到天道壓制很重,哪怕身登永恒,還是有一堆做不到的事。

    “好吧!我知道了,真是萬萬想不到,所謂全知,竟然到頭來會是如此全知法。”溫去病搖搖頭,正色道:“另一個問題,你和那個人……究竟是什么關系?”

    小白笑道:“這又算什么問題?”

    溫去病道:“你沒理由隱瞞的,打我入冥府以來,你一直在幫我,給了我很多方便,特別在和仙兒的關系上,因為你的設計,我才可能邁出那一步。雖然很感激妳,但我一向相信天下沒有無故的愛與恨,最初我以為,你是和霸皇那邊有什么貓膩,與他聯手設計我,后來看霸皇的反應,才知道根本不是這樣,再想到你曾經和我說的話,恐怕……和你有關的,是那個人吧?”

    小白哈哈一笑,“真是有趣的推論,但是聽起來,根本一點邏輯和根據都沒有啊!”

    “難道你要否認?”

    面對溫去病的追問,小白短暫沉吟,又站起來走了幾步,沉吟不語,溫去病見狀不由有點訝異,要是沒有這幾步,自己還以為它身成冥皇之后,屁股就貼死在下頭那張寶座上起不來了。

    最終,小白站定,看向溫去病,“曾經啊,我和他是兄弟……”

    只 一句話,溫去病卻頓時目中精光四射,自己一直想要接觸的東西,終于有線索了。

    自己對那個人的了解委實太少,甚至可以說根本就是一無所知,既不知道他的出身背景,也不知道他的成長經過,他根本就像是忽然從石頭里蹦出來一樣,跳到自己與所有人的面前……這個所有人,指的不只是始界,而是所有他曾經停留過的世界。

    如果說之前在始界,自己對突然降臨的他是一無所知,卻相信自己有朝一日能夠弄清一切的話,那經過這些年,游歷諸天萬界的苦苦追索后,自己對他雖然不再一無所知,卻對弄清他的底細,近乎趨于絕望……

    走過這么多世界,找到他留下的痕跡,卻沒誰知道他究竟是從哪里來,又要干些什么,他總是這么來得突然,去也突然,無可捉摸……

    那么多線索擺在眼前,卻理不出一點頭緒,哪怕讓魔屋去推演,都分辨不出任何關聯,無論是時間線,還是因果都是一團亂麻……

    現在,自己總算逆流而上,有機會追溯到這個問題的源頭了……

    “別高興得太早!答案恐怕和你想得不太一樣,我和他確實是同母兄弟,但可算不上源頭,頂多……是第二世吧。”

    小白的話,讓溫去聽得病一頭霧水,就看他揮揮手,坐了下來,表情既有懷念,更有幾分悵然,“那時候的我,有個未曾謀面的兄長,同母異父,為人……嗯,不好說,總之,這個兄長某年忽然生了一場大病,快死的時候,卻奇跡痊愈,但病好之后的他,性情大變,整個言行都徹底成了不同的人。”

    溫去病越聽越奇,最后忍不住脫口而出,“魂、魂穿?”

    小白點頭道:“嗯,就是穿越了,不過,當時的我并不知道,甚至也沒有類似的概念,無法理解穿越這種事情……而我與真正他結識,也是他穿來附體之后的事了,其實……我從沒見過我真正的那個兄弟,而他與我到底算不算兄弟,恐怕也難說得很。”

    溫去病不知道要怎么接話,這關系簡直亂得一塌糊涂,**是異父兄弟,關系已經不是那么親,連**里裝的靈魂都是別人,這又還有什么親情可言?

    況且,以自己過往的穿越體驗來看,穿越所頂替的身分,自己通常都會在心里畫一條線,如同演員登臺,戲了情消,以免傷身,所以姑且不論這兩個人算不算兄弟,單想那個人究竟會不會認這個兄弟、彼此間又有多少情分……恐怕想想都感到絕望。

    “他天資橫溢,所向披靡,但風頭太勁,招惹明槍暗箭無數,最終殞落身亡,死得挺慘……”小白聳肩道:“他死的時候發誓,一定會回來,清算舊仇,絕對不放過任何一個有份害他的人……”

    對普通人來說,這個誓言的效果根本和放屁沒兩樣,古往今來,未得好死者留下臨終詛咒,不知凡幾,卻不見得有幾個當真實現的,只有極少數,可以憑借怨念化為餓鬼,回來報復。

    但對一名穿越者,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無論是什么死法,橫豎都是魂穿,他既說了要回來報仇,很可能就是知道自己不是一次性穿越,失敗一次還有許多機會,實現報復的可能性自然就很高,回去后設法再穿回來就是了!

    溫去病道:“他后頭……又回來了?”

    小白笑道:“有,還真的回來了,不過那時我早死了,也沒能再見到他。”

    溫去病本來想說,以那個人的性情,既然真的又有機會穿回去,報起仇來肯定牽連眾多無辜,傷亡慘重,恐怕會釀成一場滔天大禍,可一聽小白的后半句,登時暗叫不妙,問道:“他回穿的這趟,事隔多久?多少年?”

    “……山中相送罷,世上已千年。”小白悠然道:“對于仙魔世界,千年不過是個零頭,就算萬古,有時回首過去,也不過彈指須臾,但……對于普通人來說,感覺就根本不是那樣了。”

    溫去病聞言也不禁苦笑,雖然自己的實際年齡還不到四十,說這些東西好像還太早,但那單純是用始界的時光軸來看,如果計算上太一任務的時間,以及自己旅游諸天,在一些光陰流速較慢的世界,所待的時間,那就遠遠不只這個數了……再加上一連串的異遇,包括許多人一輩子都遇不到的跌宕起伏的經歷,帶來的沖擊,最近,自己確實也有點“回首百年身”的感受,越來越能體會那些不死老怪物的感受。

    而由此想像那個人的心境,他孜孜在念,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氣,終于回到那個世界后,人事早已全非,要復仇的敵人全部死絕,熟識的親友也盡數成灰,所面對的完全是個不同世界,多年以來的努力,瞬間就變得毫無意義,心頭……恐怕是空蕩蕩的一片吧?

    ……我終于回來了!但我……已經回不去了!

    “……他回去之后,有報仇嗎?”溫去病話問出口,心里卻已經有了答案,就聽見小白微笑道:“你不會以為我能活那么久吧?看我現在的樣子,就該知道我也不長命啦,他回去的時候,我早就沒了,但是后頭有機緣,聽別的家伙說,他回去之后,在舊日故宮遺跡中待了很久,一直發呆,然后……沒有驚動誰,就走了。”

    溫去病暗道果然如此,那個人重新歸來,看到人事全非的世界,卻沒有發狂暴怒,到處遷怒,血洗天下,而是來也無痕,去也無蹤,悄沒聲息地離去。

    這樣的穿越者走法,既可以說是走得灑脫,什么恩仇也放下了,也可以說是萬念俱灰,什么東西也不在乎了……如果是后者,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什么也不在乎了……好的、壞的,都不在乎了;人命、人性、正義、堅持、價值觀,,,什么也都無所謂了……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英超实时积分榜